山東勝泰塑膠管道有限公司

                                                資訊動態

                                                公司新聞 行業資訊

                                                化工新材料的“四重效應”

                                                2020-09-22 08:24:20
                                                 化工新材料包括特種工程塑料及復合材料、功能高分子材料、有機氟硅材料、特種纖維、微電子化工材料、納米化工材料、特種橡膠、聚氨酯、高性能聚烯烴材料、特種涂料、特種膠黏劑、特種助劑等十多個大類品種,是當前全球化工產業中最具活力、發展最為迅速的高科技領域之一,對國民經濟各個領域尤其是戰略性新興產業和高精尖技術領域具有重要的支撐作用。作為產業轉型升級的重要內容和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方向,化工新材料當前受到了國內各級政府部門、資本市場和社會大眾的廣泛關注,可謂集萬千寵愛于一身。但在長期的調研實踐中我們也發現,不少人對化工新材料的認識依然存在很大偏差,“別人都說好,所以它必然好”,基于此的一窩蜂與隨大流,很可能造成初衷和目標正確、但方法和路子不夠科學的問題,為后期的產業規劃發展帶來了風險與隱患。

                                                  化工新材料產業的建設發展,毫無疑問還是應該在基于對產業深刻理解的基礎上,遵循理性、嚴謹、科學的原則,而不是僅憑激情、隨性和感覺。我們系統研究梳理后認為,化工新材料同其他很多高技術產業一樣,有著突出的“四重效應”特征。只有深刻理解了化工新材料所具有的這“四重效應”,才能全面并準確地把握產業發展規律,并繼而按規律落實好化工新材料產業的規劃建設工作。

                                                  第一重:金字塔效應

                                                  金字塔是分層次的,越靠近基座越寬廣,越往高處越狹小;越靠近基座越穩當安全,越往高處越逼仄危險;從基座往高點攀升的過程,阻力和難度越來越大,行百里者半九十。金字塔效應,寓意著夯實基礎厚積薄發,或者高處不勝寒。

                                                  如果把整個化工產業比喻為一座金字塔的話,毫無疑問,基礎化工產業是塔基,而化工新材料就屬于金字塔尖。有統計指出,中國近代化工產業從傳統的“三酸兩堿”起步,經過近百年的發展演變,時至今日,傳統化工產業的體量依然占整個化工產業的約70%,實現利潤總額更是占到約80%,是化工產業的主力和基石。而化工新材料等新興產業在整個化工行業的占比較小,且種類紛繁、單個品種規模和容量有限、技術門檻很高,但其對于化工產業乃至整個國民經濟的轉型升級具有成敗攸關的重要引領和支撐作用,屬于布局與著眼未來的戰略性產業。

                                                  因此,盡管呆在金字塔的基底寬敞、平穩、安逸,攀爬向金字塔尖則意味著空間狹小、危險重重、艱難困苦,高處不勝寒,但中國要繼續前進實現民族偉大復興,中國的制造業和高科技產業要躋身世界一流、某些領域甚至要占據全球制高點,都要求我們逆重力、逆慣性和逆惰性而行,奮力向金字塔尖攀登躍升。

                                                  第二重:金絲雀效應

                                                  金絲雀很美妙,人人都喜愛,但它也很脆弱。17世紀的時候,英國礦井工人就發現,金絲雀對瓦斯這種氣體十分敏感??諝庵心呐掠泻芪⒘康耐咚?,雖然人類毫無察覺,但金絲雀卻早已毒發身亡,因此常被用來做礦井瓦斯氣的預警預報。故金絲雀效應在此被引申為看起來很美好但易逝易碎的事物,意指化工新材料產業規劃發展所必然面臨的高風險性和高不確定性。

                                                  鉆石恒久遠,但鉆石加工技術卻滄海桑田,進入科技文明和信息時代以后,技術含量越高的領域也更容易風云突變——作為時代的印記和當時高科技的典型代表,膠片相機被后起之秀數碼相機的替代,前后也就十年光景;PC和電視機等家用電器被智能手機替代的迅猛之勢,同樣讓人驚愕。在信息技術領域有一個著名的摩爾定律——集成電路上可以容納的晶體管數目在大約每經過24個月便會增加一倍,換言之,處理器的性能每隔兩年翻一倍,實現新陳代謝。隨著科技革新發展的加速,稍有差池與失誤,“時代拋棄你的時候,連個招呼都不會打”。

                                                  從化工新材料產業來看,同樣很明顯地彰顯了這一點?;ば虏牧鲜且粋€遠未成熟定型的體系,同一種化工新材料的生產,往往同時存在多種技術方案和工藝路線,競爭和此消彼長非常激烈,有時甚至是瞬息萬變。一種新產品要勝出,除了要遵從市場競爭優勝劣汰的基本原則和性價比、質量、成本等常規經濟因素,還要考慮其他技術路線甚至跨界破局者帶來的顛覆風險,實在是一項在高度不確定性中力求最大確定性的冒險工作?,F在有一句在商界很流行的話:“很多生意都不是被同行干掉的,而是被跨界干掉的”。舉一個例子,作為生產塑料的主要原料聚烯烴(聚乙烯、聚丙烯等),當前國內石油制烯烴和煤制烯烴兩種路線間競爭白熱化,大家彼此盯著追趕超越,但可能甚少有人抬頭看看外邊的天——有朝一日傳統化石塑料將被生物可降解塑料“革了命”。

                                                  總之,技術更新迭代的加速,互聯網和物聯網思維下的跨界顛覆,都置化工新材料產業于高度的不確定風險之中?;ば虏牧弦薪鸾z雀之美麗而無金絲雀之脆弱,唯有走得快一點、再快一點,始終領趨勢和變革之先。

                                                  第三重:火箭效應

                                                  龐大而笨重的火箭,在發射過程中,隨著高度的攀升,會依次實施逃逸塔分離、助推器分離、級間分離、整流罩分離和船箭分離等,確保發射使命的達成。攀升得越高,越要舍得拋掉重量和包袱,輕裝再上陣,這就是此處火箭效應的寓意。傳統化工產業的發展,歷來講求重兵團陣地作戰,重資產、拼投資、上規模的發展模式,久而久之已被業界奉為圭臬、形成執念。但這一套適用于傳統化工、基礎化工產業發展的模式,國內外諸多實踐證明并不適合高科技產業的發展。“中國芯”的發展歷程就很好地說明了這一點,我們國家

                                                  對芯片歷來十分重視,投入了巨額資金搞研制,但為什么之前數十年的努力成效卻不那么顯著呢?就在于主要是照搬和沿用“兩彈一星”發展的老路子,傳統的思維、傳統的體制、傳統的模式,對芯片這顆現代科技文明的明珠,是不可承受之重。

                                                  近年來,痛定思痛,根據芯片兼具國家戰略意義與一般商品屬性的雙重特證,國內對“中國芯”的自主研制攻關采取了跟過去截然不同的模式,即以國家大基金為引導,全產業共同開放參與,市場化運作,實現以應用帶動研發的全鏈條聯動。另外,針對芯片研制的關鍵因素還是人才、尤其是全球領軍人才的這一特點,國內在靈活廣納天下英才為我所用方面也探索了很多創新的思路與模式。思路一變天地寬,“中國芯”的歷史使命一定會完成,美國圍剿等外壓不會阻止只會加速這一進程。

                                                  電子化學品等新材料是“中國芯”研制攻關的重要環節,同樣應從火箭效應中得到警示和啟發,摒棄重兵團陣地戰的慣性思維,靈活探索新時期產業運動戰的新理念、新機制、新模式,更多地強調市場和人才的力量,則逆境突圍有望。

                                                  第四重:眾星拱月效應

                                                  眾星拱月,月亮是主角、眾星是配角。但這僅是表象,是緣于我們觀察距離和角度的一種錯覺。實際的情況是,相對于每一顆恒星,月球猶如微塵一粒;何況眾星拱月的奇觀之所以璀璨奪目,是因為有星月交輝的整體效果,而不能將其獨歸功于月亮這個主角。這就是眾星拱月效應,在此處意指化工新材料既是化工科技文明的精華與集成,也是開放的化工產業體系中的一個環節;化工新材料看似是風光的主角,實則龐大的基礎化工產業才是幕后的英雄,是支撐整個產業的主梁與根基。這一點類似于海面漂浮的冰山,冰山露一角,露出的一角是表象,潛藏在水下的巨大山體才是實質。

                                                  對于化工新材料產業,沒有深刻理解的人都習慣于就事論事地來看,而不是從整個化工產業系統地來看,很容易陷入盲人摸象的認識誤區。事實上,就發展的一般規律而言,從基礎階段能不能跨越中間階段直接過渡到高級階段極少被實踐證實,高級階段的到來,往往都是一個厚積薄發、水到渠成的過程?;ぎa業的轉型升級以及化工新材料等高精尖產業的突破發展,必須以基礎化工產業的做強做精做細為前提?;A化工產業做扎實了,向更高階段的晉級跨越往往就是水到渠成;基礎化工產業不強不實,強行向化工新材料跨越也無異于拔苗助長。

                                                  再次以電子化學品為例,高技術含量、高附加值的電子化學品產業看起來確實很美好、很高大上,但如果沒有高純的硫酸、鹽酸、硝酸、磷酸、氫氟酸及各種試劑等生產技術的基礎工作為強有力支撐,基礎產業不足夠強  大,高端電子化學品的闖關是不可能走通的,這已經為諸多的實踐所明證。自主發展好中國的電子化學品產業,必須以高度重視基礎化工產業為前提,必須以注重基礎教育、基礎研究、創新人才、體制機制等基礎工作為肇始。

                                                  著重把握四個原則

                                                  從全球范圍看,基礎原材料工業規模龐大,生產制造的國家也眾多;高精尖的技術和產品,比如化工新材料等,市場容量有限,能自主研制生產的國家和企業也非常稀少,很多都處于寡頭壟斷的局面。而且基礎產業雖然門檻低、利潤薄,但回旋空間大,有發展之虞,但往往并沒有性命之憂;越往產業形態的高級階段走,就越危機四伏,越需要高度的謹小慎微。

                                                  當前我國正在進行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高質量發展,其中一個方向就是要從基礎原材料工業向高端制造業轉型升級,實現高端的進口替代,打破高精尖技術和產品的寡頭壟斷局面。中國的跨界升級,其實也是

                                                  對維持了半個多世紀的全球市場格局一次顛覆和重塑,一定會遭遇到來自上層生態圈的巨大阻力。

                                                  中美貿易摩擦到現在,我們發現先是從貿易脫鉤開始,逐漸延伸到科技、匯率、地緣、輿論、文化等層面。更可怕的是,中美大博弈,明眼人都看得清楚是美方理屈且失道,但在這個問題上美國在西方世界自始至終都不缺擁躉,背后的邏輯,無非屁股決定腦袋、利益決定價值觀,在對華圍堵至少是高技術產業圍堵這一塊,西方是有一定默契的。高階經濟體對中階經濟體的壓制和圍堵,由此可見一斑。

                                                  但中國人有追求發展、追求更美好生活的權力,從產業的中間層躍升到金字塔尖的過程,一定會面臨百阻千回、千磨萬擊,但不這么走更沒有出路。要成功跨越過去,需要我們做好充分的準備,需要我們付出異常卓絕的努力,需要我們戒驕戒躁、如履薄冰。國家是如此,化工行業和企業更是如此。

                                                  見微知著,從化工新材料產業的規劃發展來看,結合上文所論述的產業“四重效應”特征,我們認為應著重把握好以下四個原則:

                                                  第一,信仰市場。化工新材料等高科技產業可以靠計劃設計出來,但卻一定是靠市場孕育生產出來的,信仰市場、確立市場的主導地位必須是一條基本原則。不光是化工新材料企業人士要信仰市場,產業政策制定者尤其要信仰市場,要自覺地以市場的思維、市場的手段、市場的機制來構建新時期化工新材料的產業政策體系。

                                                  信仰市場需要對傳統的發展和經營思路進行撥亂反正,尤其是不少國有企業的思路還需要有大的轉變。國有企業脫胎于計劃經濟,依賴政策、信仰政策應該說存在著很大的慣性,由此也帶來了重要素驅動、重規模速度的思維行為習慣,這個定勢要扭轉過來可能不是那么容易,但非如此,攻下化工新材料這個山頭幾乎是不可能的。

                                                  第二,權益讓渡。中國是全球產業體系最全、唯一橫跨高中低所有產業層級的國家,這是中國獨特國情所決定的,但當前也日益顯露出其隱患問題。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一家通吃的獨夫思維是要不得的。因此,在我們全力攻堅產業高端化升級的同時,要準備好讓渡一部分中低端產業發展的權益,其落腳地就是國際產業轉移和產能合作,將相當一部分基礎產業轉移到海外發展中國家,實現全球布局、全球共建、全球共享。在這方面,我們提倡向日本學習,世人都知道日本國內經濟高度發達,殊不知日本除了本土外在海外還有一個日本,其截止到2018年底對外投資的存量接近10萬億美元,居全球之首,實現了藏富于全球、分散風險于全球。而作為GDP為日本2.5倍的中國,同期對外投資總額僅為7萬億美元。

                                                  “一帶一路”倡議的落地推進,為中國產業全球化布局提供了巨大的歷史機遇,也成為落實“雙循環”新格局的主平臺。目前我國化學工業的產值已占到全球的40%,有權威機構預測將來還會進一步提升。全球如此龐大的化工產能匯聚在中國,是利是弊可能還需要時間來檢驗。我們呼吁在做大做強化工新材料等高技術產業的同時,要將國內相當一部分的化工基礎產能,以產業鏈就地培植的方式轉移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尤其是新興經濟體國家,實現共建共享和布局優化、風險分散。

                                                  第三,創新驅動。化工新材料作為產業金字塔尖的明珠,不唯有攻堅克難的精氣神,更要有實打實的自主研發創新能力作為支撐?;ば虏牧鲜堑湫偷募夹g密集型產業,技術升級和迭代都很快,沒有在自主研發創新上的持續投入和堅持,企業不可能構筑起自己的核心競爭力,也不可能在快速變化的市場環境下形成高門檻、安全墊和防火墻。

                                                  不同于十年、二十年以前我們的企業規模普遍偏小,傾向于看短重利、發展讓位于生存。但到了現在,全國石化行業僅年營業收入100億元以上的特大型企業就有150多家,這些企業普遍已經渡過了嚴酷的早期生存階段,著眼于未來中長期的可持續發展,當前完全有條件也有必要做長遠的謀劃布局,尤其是在自主創新攻關方面應有通盤規劃,拿出真金白銀做一些意義重大、影響深遠但也很可能“功成不必在我”的布局。

                                                  對于廣大中小企業而言,單獨一家企業開展重大科技創新很難走得通,可以探索以點帶面的同業聯合創新體模式。以若干業內龍頭企業為引領,集結行業中小企業力量,組建以股權為紐帶的開放式科研創新平臺,直面市場需求、聚焦難點焦點問題,為企業提供定制化的創新和設計方案。在這方面歐美已有成功的實踐經驗,國內深圳等創新高地也已有萌芽,探索發展的空間很大。

                                                  第四,開放氣度。化工新材料等高技術產業是市場的產物,必須呼吸著自由開放的氣息才能孕育和茁壯成長?;ば虏牧系南冗M與否,只有從全球范圍來對比衡量才有意義,因此,規劃發展好化工新材料產業,同樣一定要有放眼世界的眼界和海納百川的胸懷,包括資本、技術、人才、市場等都必須從全球范圍來考量、配置、獲取和創造。

                                                  中美大博弈,華為公司始終處在“風口浪尖”,是美國政府必欲除之而后快的眼中釘。但即便如此,任正非反復提醒國人,不要陷入狹隘的民族主義,要將美國政府與美國產業、美國企業區分開來,永遠都要積極地去擁抱全世界科技和文明的精華,當然也包括美國科技和文明之精華。作為“中國芯”鏈條上的重要一環,電子化學品等化工新材料產業同樣要有這樣的胸懷和氣魄,對豐富多彩的世界科技和文明精華,要少一點意識形態的分別與執念,而是要以開放和虛心的態度,學習、借鑒、汲取、采納、擁抱,為我所用,促進成長。

                                                  (智庫研報由中國化工報社產業發展研究中心原創出品。本期研報由劉全昌、常婷婷執筆撰寫。研報版權歸中國化工報社所有,未經許可和授權不得擅自商業目的轉載使用,否則本報社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

                                                銷售熱線:134 0533 9610
                                                銷售熱線:0533-2340588

                                                国产乱子伦视频在线播放,欧美人与禽交无码免费视频,少妇被黑人整得嗷嗷叫,亚洲欧美不卡高清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